何路归途

【点梗】看见就是缘分

没梗,难过。来点梗。文和视频都行,视频会久一点。

随便什么cp都好,碧欢希光希澍希欢八分小白月大三角红五大五角还有直男line群像亲情向友情向爱情向都行

反正我也不一定写得出来。

总之最近难过的都要长蘑菇了。

不打tag,看见就是缘分。

给晚总的深夜文评【划掉】表白

——你总有无限惊喜。
@_钟晚

给晚总的不伦不类的长评。
写完感觉不像文评更像表白信=-O

      不只对于单一篇文吧,毕竟看晚总的文会有“一看就是她写的”这样的感觉。对我这种脸盲音盲文风盲的人来说其实是很不容易的了。

      晚总入坑时间不算长,但是高产。高产。高产。【写检讨】
 

      我是一直盯着碧欢tag的,所以是从最开始的一张图一句话和之后的练习室故事开始看到钟晚这个id,然后这个id就以几乎是日更的产出频率刷了我的屏。
   

      然后就在评论里发现我们入坑的顺序和时间其实差不多,迷之缘分。

     
      从最开始相对平淡的《练习室故事》到现在跌宕起伏的大长篇《痴心绝对》,看着文下面的热度和评论逐渐多起来,老实说我很不要脸的有一种亲眼看着晚总成长的感觉噗。

    
      总之晚总是很棒的,这么久看下来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晚总总是充满惊喜。
   
 
       写得了小细节走得了大剧情,搞得了暗地里的小暧昧也谈得了轰轰烈烈大恋爱,写现实向真实得就像活生生的他们,写AU又能饱满的给出来另一个完整的世界和不一样经历却一样性格的他们。

       就像是白纸上最开始的一个小黑点,每一篇新的文章都能让人提起笔在黑点周围往不同的方向添上几笔 ,不断的扩充然后与更多的领域接壤。

       你以为她只写现实,她就写了各种的AU。你以为她只写短篇的单一情节,她就写了长篇的完整故事。你以为她只写地下恋情私下暧昧,她就写了公之于众坦坦荡荡。你以为她只写碧欢,她就带了谷澍希光一起玩。

          最重要的是写什么都是同样的熟练,完全没有不擅长而硬写带出来的生涩。

      然后是想分分类说了,是按着我的感觉分的类,纯属个人想法,经不起考究。

      比如早些的《拥抱指南》系列,觉得是抓现实向的真实细节,扩写出一整个完整的现实故事,来圆满这个情节。
   
      然后是《痕迹》系列,也是建基于现实里的真实情况,比起之前的给我的感觉是,多了头和尾,是一段有过去的故事了。
     

     如果用一个时间轴来表示,前者是一个点,后者是一个点和点之前的线段。
     可能没什么太大区别,我是把这些当做两种类别的同人了,怎么有点强行分类的感觉噗。

 
  
     《练习室故事》《橙子与梨》和《膝盖骨》这些就更像是穿插在主线里的彩蛋。练习室是有的,爱吃橙子是有的,膝盖骨不好也是有的。
     当然还有《同床共枕》《思念》《演唱会小记》这几篇。
    
     都是立足于现实设定,于是在幻想中格外真实。
     

     不过我更把《同床共枕》看作是两个本来完全不同的人深夜里的互通心意和思考人生。很喜欢文里“规划了一万次”和“角色错乱”这个说法。是两个人生轨迹本该全然不同的人的一场深入灵魂的交流。

     《光荣》开始给了我一个大惊喜。可能是因为这是晚总一整个首页的现实向里突然出现的一篇AU,一篇精彩的警匪AU。而且与之前的大把糖相比,算是一个小小的刀片了。我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觉得,我之前对于晚总的定义都片面了,这个作者是带着无限惊喜的。
   

     《十年不和》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很喜欢表面上十年不和实际上十年相爱这个设定。最后两个人一起的公开像是个大大的彩蛋,一口气看完会很畅快。这一篇晚总标的是娱乐圈au,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当做是一种极度美好的现实向。
     
       不过对于还未发生并且难以预料的事,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算作现实。
     

      再然后就是惊喜不断的大长篇《痴心绝对》。这个其实本来是想单写一个长评的。    

      之前一直以为擅写现实向的人会不太写的来AU,毕竟依赖于现实的话,塑造新的背景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何况写作是需要庞大知识库的。  
 

      几篇看下来就很放心以及服气啦,不管是一如既往稳定发挥的人物塑造还是意外之喜的军旅知识,还是那句话,充满惊喜。文能唱歌演剧读颂莎翁,武能提枪打靶越野肉搏。硬要说点什么的话就是觉得特种兵的特点其实没有太表现出来,只在日常训练里了。

      之前其实并不看好文艺兵和特种兵这样设定,可能是更喜欢强强吧也不愿意弱化他们任一个人,加上军旅知识实在浅薄,以为这是两个不怎么会有交集的兵种。但是现在看下来,晚总笔下的他们也是同样的充满惊喜,他们都不弱的。

      前面的文甜的我一度以为晚总只发糖不捅刀,又在最近的更新里被啪啪打了脸。
         
        
    
      先写到这里吧,已经比原定的多很多了。
      写着写着就成了晚吹了2333333333。

      最后就是感觉晚总是个神奇的人,从我关注了晚总的微博开始,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晚总微博总有各种的第一手消息,一直想问一句都是怎么知道的哈哈哈哈哈。老实说给了晚总特关之后我连超级星饭团都不怎么需要了噗。

 
        啊顺便要说一下之前评论里的,其实我之所以觉得痴心绝对里碧欢会HE,不是因为主角会有光环,而是因为觉得晚总那么甜不会虐碧欢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吧我知道这样的刻板效应是不好的 。

  
         何况晚总总是充满惊喜的呀。

      还有之前那天本来想问晚总有没有看圈大的《南方》,结果一打开lof就看到晚总发了图文说刚读完南方。迷之默契。
       

     最后给晚总比心,爱您。这里是您的迷妹一号。

【碧欢】难与不难

写成了没什么营养的流水账。和莫名其妙的结尾。
总算是写出了这阵子憋着的纠结以及我心里他们的状态。
来评论来互动来作妖呀~
——————————————

     【1】     

       那个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们输掉比赛离开北京。带着整个冬天的寒冷一起,回去各自的南方。

       追逐梦想的路突然被截断,于是那段时间无所事事。没有太多的关注留给他们这些失败者,失去已久的自由突然回来,反而有些不适应。

      肖战站在久违的工作室门口,恍惚觉得这半年的时间像是做了个很长的梦。
     
      现在醒过来了,他还是那个朝九晚五的设计师,推开门对着的办公桌上是要继续完成的设计稿,抽屉里有自己爱吃的原味薯片。

      一切好像没有什么不一样。

      肖战伸手开门,右手尾指上的戒指撞上门把手,用一声不轻不重的脆响唤醒了他。

      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比如微博上多出来的粉丝数和隐隐作痛的膝盖。
      比如手上戴着的戒指。
      比如往东一些的另一个南方里,左耳上带着和自己的戒指同款式耳钉的人。
    
      相比肖战对于现实的恍惚,彭楚粤要清醒的多。
 
      这是他人生规划中一直要走的路,是赢是输都会深刻的留在记忆里,不会有似梦似醒的纠结。
   
      他不是没有在这条路上失败过,只是很多年前他参加快男止步省前十强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遗憾和难过。
    
      彭楚粤想,大概是因为这次距离终点比较近吧。或者是因为这一次不再是自己一个人的奋斗。遗憾的是没能实现梦想,更难过的是没能和肖战一起。失去了并肩站上舞台的机会。
  
     【2】

      这样也好,肖战想。至少他们不用再顶着无处不在的镜头遮遮掩掩,可以放松的对着手机傻笑,也有了足够的时间在电话里表达思念。甚至可以在得知彭楚粤去了上海玩的时候,随便就订好机票横穿大半个中国在陌生的城市与他相见相拥。

      晚上他们住在酒店,肖战以省钱省事为由阻止了要去多开一间房的伍嘉成,顶着彭楚粤的白眼笑嘻嘻地把自己的行李箱拖进彭楚粤的房间。

      躺在同一张床上,被圈进一个熟悉的怀抱,彭楚粤抽抽鼻子,突然又有那么一点庆幸现实。还好输掉了比赛,他们才会有现在这样自由的时候。

      肖战把头埋在他脖子里,发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欢欢,以后要做什么呀”
     “应该会读研吧,然后可能留校在星海做个声乐老师。”
     “这样也挺好的。”

       这样也挺好的。就做两个普通人,隔着一千三百公里相爱,把思念化成一张张来回的机票。等到厌烦了异地,就把自己的工作室搬到广州去,不管不顾的腻在一起。

       那时候他们都觉得,这大概就是他们故事的结尾了。
    
          两个怀揣着梦想的人因为一场选秀比赛而相识,在比赛的过程中互生爱意,在比赛之后的日子里回归平凡,没能实现梦想但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一个没什么卖点但结局美好的故事。

      可是开头一定是开头,结尾却不一定是结尾。
      未知的事情太多了,这个句号永远连不上最后一笔。

     【3】

       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公司又联系他们,趁着热度还在,想要他们重新组合出道。

       曾经奋力追求的实现梦想的机会突然出现在眼前,最初的欣喜过后,彭楚粤和肖战却都有些迟疑。      
       大概是梦想之外,又多了其他想要的东西。粉丝投票的结果放在那里,于是这个机会看起来仿佛是来之不易的恩赐,他们怎样都不该拒绝。

       最后还是答应了加入组合。又可以一起站在舞台上了,按着公司给的编号站成一排,中间多了三个人,是伸开手臂也够不到对方的距离。

       两个大高个第一次恨自己手短。

      再往后是大大小小的活动。公司给他们的计划就是以组合的名义单飞,每个人在各自的方向上发展,互不约束。成员生病也很少影响活动安排,缺席成了团体活动常有的情况。
   
      肖战被几部戏相中,辗转于各个剧组。彭楚粤更多的时候是窝在宿舍写歌。除了最开始的一些集体参加的活动,演唱会之后他们碰面的机会似乎比之前还要少。

      更多时候他们又回到了镜头下。人还是半红不红,自由先再度失去。

      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再盯着手机等对方的消息,抱着手机笑的时候还要小心翼翼防着突然靠过来的其他人。舞台上要控制表情,不能盯得太放肆笑得太宠溺,直播中对着镜头也要刻意收敛动作,打闹和互动要适可而止。难得的独处想要互相亲热,也要先环顾四周检查一遍有没有对过来的镜头。
     
      十八线艺人带着大同小异的前途未卜与迷茫,又带着独一份的爱而不得与触手难及。
      比别人要多出一份累来。

      彭楚粤问肖战:“这么久,你觉得难吗?”

      是个没头没脑的问题,肖战却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心里已经有了一连串的答案。

      套着人设站上舞台不难,顶着镜头做戏不难,失去一部分自由的生活也不算难。

      因为梦想而走到一起不难,因为爱意想一直走下去也不难。

      这些都不难,可加在一起重叠起来,就成了天大的困难。
   
       难到每走一步都像是赤脚踩在悬崖边的碎石上,摇摇欲坠又在努力挣扎。
    
       疼痛从脚底传到心里,光鲜的外表下是鲜血淋漓。
      
      这些统统说不出口,说出来的只有一句。
     “我们分手吧。”

      不能成为互相的累赘。不能在彼此已经足够艰难的人生道路上制造障碍。
    
      他们没有那么贪心,也知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何况梦想已经那么珍贵了。
   
      感情已经成了最奢侈也最沉重的东西。朝夕相处而不可得,于是分开成了最好的选择。

      何况他们也不是没有赤脚并肩过。
 
      比赛的时候两个人踩在深冬的舞台上对唱,脚下的地面冰凉但平整。那时候的他们一度以为可以踩着这条路走很久很远。没想到后来故事太多,这条路上长出了荆棘,坍塌成了悬崖绝壁。
    
  
      所有的情节都不难,想走到最后却格外的难。

【这不是文】希望友好相处吧大概

翻到燃少tag,手一贱点开看了两篇白唯的吐槽,总之就很难受。

我是个红粉没错,对白队无感但是也没到厌恶排斥的地步,其实也挺喜欢凡凡小五沐沐的,也喜欢直男line互动。对茶酒也没有很排斥。我不是茶酒粉也不是茶酒黑,更不会因为红白的半合体而黑。

本来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看起来可以说是心很大了。

最贱的大概是看完正文已经很不舒服了,我还要手贱点开评论继续看。可能是期待看见点不一样的偏向我红的评论吧。但是看完就,更,不舒服。

少年们都有进步,多少都是进步。但是你只看得见一些人的努力,用滤镜来为他们读出变化的方向。

对于文里没有实力还要阻碍别人发展这个说法我真的是,很气但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这话单拎出来是没错,但是想到作者指的是谁和谁就会很生气。

这样其实不太好,我怕自己会透过粉丝滤镜看问题导致太偏激,但是客观事实又是我们无法评价的。

你以为自己很公正很客观了,你只是把滤镜套在心上了。

但是想想,那两篇的作者怕是粉丝滤镜已经厚了,这样的话争执其实也没什么意义。

但还是不开心呀就写出来吐槽一下。说他们不好就悄悄说嘛直接就打了燃少的tag。
顺便自勉。

希望你在爱着一些人的同时,也能尽可能公正的去看另一些人。不管他们是曾经为敌,还是现在并肩。

/以后再写红队日常不再打燃少tag了,喜欢的东西只给同样喜欢的人看就好了。

反正还是我最爱的我红,最好的小白月希光。

【人怂胆小,拒撕

【小白月希光】宿舍日常//段子们2

本来应该有两个段子的可是我困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目标】
      夏之光一直想问陈泽希,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比赛。

      他哥长得帅跳舞好,不缺钱不缺妹子,这个节目能带给他的东西看上去一样都不缺。 不过他没问出口,他想陈泽希一定会笑着回答他“为了体验人生”。

      这个问题却在某一天晚上被陷入思考人生模式的彭楚粤问了出来。

      陈泽希放下手机眯起眼睛,一副准备长篇大论认真回答的样子,下一刻又往后一仰靠在床头,撇撇嘴说我第一期的VCR里不是说了嘛,觉得人生少了点什么,所以就来了。
      
       原以为能听到征服舞台实现梦想之类回答的彭队长明显对这个不够励志的答案不满意,又把目光转向白澍,希望白老师能不负期望来两口鸡汤顺便营造一个积极向上的宿舍氛围。

      然而白澍并没有感受到彭楚粤的期待,说陈泽希就是觉得人生太顺利了少了点挫折,来参加比赛找虐来了。

      彭楚粤不说话,又把目光转向肖战。

      肖战看看彭楚粤,莫名有点心虚,没什么底气的说陈泽希可能是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又欠了吧。

      彭楚粤叹了口气,犹豫着看了一眼夏之光。后者立马咽下嘴里的薯片,举着手说我知道我知道,泽希就是人生少了我们,冥冥之中受到指引来这里为了遇见我们。 

       一阵沉默。
 
      白老师率先开口打破沉默,一脸感慨说光哥长大了。肖战跟着点头,陈泽希也难得的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
  
      彭楚粤自言自语一样地嗯了一声,抬头看了看贴在床头墙上的印着五个人合照的红队牌子,捏捏手里的笔,在翻开的本子上目的那一行写下了几个字。
      “为了相遇。”

      为了一起创造故事。

【小白月希光】红队宿舍//段子们1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

【关于身高】
      (我真的没有想黑树苗我是爱他的)

      白澍觉得求同存异这个东西说起来还真是有趣。比如虽然同样是183的身高,却有个专门挑肉吃但始终是两条竹竿腿的肖战,有个偏爱素食饭量和身形严重不符的彭楚粤,还有个一身肌肉顿顿能吃两碗饭的陈泽希。
  
      哦,还有个小了肖战近十岁却也快要长到183的夏之光。

      白澍把自己摊在床上朝着天花板叹了口气。心里说这不对啊,明明自己才是队里唯一的北京爷们,怎么硬是被四个南方人给高了半头,成了凹字最底下的那个。
      
       心里有点哀伤的白老师翻了个身看了一眼床边自己的鞋子,觉得清冷孤傲如树苗不能屈服给鞋垫这种东西。又抬头看到对面夏之床底下放着的半箱牛奶,有点想过去拿盒牛奶喝。在心里动了动腿感受了一下距离,觉得这房间怎么这么长他们俩的床怎么这么远。
 
     算了不喝了,反正天塌下来有人顶了,还是四个差不多一样高的人,多稳当。
      那还有什么好哀伤的,不如睡觉。

【关于脾气】
      有研究说地区温度和人的脾气有挺大关系,比如天气热的时候暴力事件发生率会有明显的增加,比如生活在三大火炉地区的人们脾气普遍比较暴躁。
  
      彭楚粤看到这里放下书就开始走神,他觉得这个结论不对。肖战这个重庆人就一点都不暴躁。 彭楚粤眨眨眼,努力克服金鱼记忆很认真的回忆了所剩无几的地理知识,重庆确实是三大火炉之一没错。

      可他觉得肖战的确不暴躁,对人温温柔柔的,镜头前更是眨眼微笑兔牙卖萌,暖男典范。除了偶尔带出来的一点口音真是一点都不像个脾气火辣的重庆人。
     
     白澍看他要钻牛角尖,立马开启了白老师答疑解惑模式,说彭楚粤你这样就不对了,不能拿个例反驳整体特征。
     
     对面床上的陈泽希跟着说我当时看见热苏打还以为是要爆炸的意思,完全没想到跟暖男有什么关系。
     
       彭楚粤的白眼还没翻完,夏之光就先笑了出来,拍着陈泽希说泽希你是不是想到苏打加热的化学方程式了。     
   
      正好肖战洗完澡回来,正赶上听进去了这两句。于是肖战这个标准的文科生把对化学的一点厌恶和对理科生不懂文艺的嫌弃合在一起,干脆利落的把手里的毛巾砸向正凑在一块儿笑着的陈泽希和夏之光。
 
      一扭头却看见最文艺的白老师笑的倒在床上,边笑边说粤粤你看吧肖战暴躁了。
   
      错过了前半段故事的肖战不明所以的看向彭楚粤,后者乖巧的朝他眨眨眼,摸起书翻开继续往后看。

      肖战觉得心好累,我只是洗了个澡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小白月希光】午饭日常

脑洞大概来自于轻直播里的红队午饭,翻来覆去的看那一段。

我想他们了。

——————————————————

      肖战在一盘青菜炒肉里翻来覆去的挑肉吃,洁癖患者彭楚粤意思意思随便翻了个不怎么有威慑力的白眼给他,夹了一块子青菜放到自己碗里。

      白澍拿着筷子戳自己碗里的米饭,抬头看了他俩一眼说,你俩搭伙吃饭挺合适的,一个吃肉一个吃素。

      夏之光塞了一嘴的菜艰难地嚼,含糊不清的指着陈泽希说泽希哥不挑食,什么都吃还吃得多。

      陈泽希也想翻白眼,不知道小孩这到底是想夸他还是损他。还是倒了杯水放在夏之光手边,是是是,我专门负责清盘底。

      夏之光咽下嘴里的饭就想笑,又被坐在他对面始终贯彻食不言的肖战盐的憋了回去,撇撇嘴觉得战哥的风纪真可怕,一到饭桌上就六亲不认。

       训练营给他们准备的饭菜味道算不上太好,好在注重营养均衡搭配的合理,彭楚粤甚至觉得连菜里的盐分都是按着他们每天训练的运动量放的。陈泽希就笑他说得了吧你,赌五毛只是厨子手抖把盐放多了。

      彭楚粤不理他,专心吃菜。白澍终于放开了戳来戳去没吃几口的米饭,夹了个肉丸子硬塞进彭楚粤碗里说嘭嘭你要吃点肉补补。夏之光把碗伸到白澍面前说我也要吃丸子,白澍笑眯眯的说着好,夹了两个放进他碗里。

      夏之光咬了一口丸子觉得不喜欢又丢进陈泽希碗里。陈泽希一边觉得小孩这毛病得改改一边毫不嫌弃地吃掉了少了一口的丸子。

      饭桌上算不上太安静,陈泽希和白澍两个直男line成员一言不合就想开车,彭楚粤翻了个白眼让他俩收住,肖战风纪委员上线,终于肯说句话就是你们俩注意着点未成年人。夏之光想插嘴,想想还是装作一幅我还小听不懂的样子专心吃饭。

       一顿饭吃完几盘菜差不多都见了底,白澍吃饱了就树懒附体不想动,夏之光拉着陈泽希去编新的舞蹈动作,肖战帮着彭楚粤简单收拾了下碗筷,强行拉起赖在椅子上的白澍也往练习室去。

       下午还要继续排练。他们还有一段路要一起走。
      还有些能黏在一起的日子。

【希光】分别之后

    内容和标题似乎并没有什么关系系列/
    没想到先写的居然不碧欢而是希光//
    有点乱,人称和内容都有点乱

**************************************
       刚进少年之城签安全协议的时候,夏之光对着纸上一条条的算得上是严苛但其实又合情合理的禁令看得仔仔细细。


       或许是小孩的叛逆心理作祟,他没由来的觉得规矩定下来就是为了被人违反的,甚至有些好奇校长和丹妮姐会怎么处罚那个我行我素违反规定的人。


      可是他没想到,违反了规定的人是他的泽希哥。
      


      那天直到凌晨三点陈泽希还没回来。


      夏之光开始心慌,撑在地板上的手甚至有些发抖,大颗的汗水从他额头上滑进脖颈又落下去砸在地上。旁边的彭楚粤关切的问他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小孩只是麻木的摇头,心里慌乱的说不出话来。


       明明他一直好奇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他却失去了全部的兴趣,并且开始为自己之前胡思乱想的小念头后悔。


       他不再好奇校长的处罚方式了,他不想看他哥的笑话,他更担心这件事会让他哥和他就此分开。


       好在之后的处罚不算太重,他们只是挨了顿批评,又被停了一天的练习。没走就好,小孩是这样想的。

    


      其实小孩对于这些连累毫不在意,但是陈泽希却为自己对全队的拖累愧疚了好一阵子,练舞的时候格外卖力,插科打诨的话也少了不少。


      夏之光有点担心他泽希哥,老是望着陈泽希欲言又止想要说点什么。


      白澍看出他不对劲,在吃饭的时候拍拍小孩的肩膀跟他说不用担心,泽希这么大的人了,有这些责任感是应该的。


      小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抱起饭盒冲白澍说了一声我去给泽希哥送饭就朝着排练厅去了。


      白澍只是笑笑,也不拦他,有些事情还是留给他们两个人自己解决。

    


      夏之光抱着盒饭靠墙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正练着舞的他哥说话。陈泽希体力好,跳着舞还有力气回夏之光的话,不像肖战和白澍,连跳带唱就已经消耗了所有的力气,说句话要停下来喘好久的气。


      小孩喊他别跳了坐下来吃饭,又不肯放他安安静静的吃饭,一大堆的问题一个一个的往外蹦。


      泽希泽希,你那天出去是要干什么呀,那会儿外面是不是很冷啊。


      没什么,就去见个老朋友。当然冷啊大半夜的。


      泽希哥,你对北京熟吗,等比赛完了我们一块儿去逛逛好不好。


      我也不太熟。好啊到时候哥带你浪。


      哥,咱们红队谁都不会走的对吧。



      最后这个问题陈泽希没回答他,埋头用力的扒着盒饭。小孩也终于沉默下来,隐隐约约的好像猜到了答案。

      


      再后来的一段时间似乎波澜不惊,往后的三期比赛他们绷紧又放松,有那么一两次和雪藏擦肩而过。


      宾俊杰被雪藏的时候夏之光没再像前几次一样哭的一塌糊涂,不是不伤心,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长大了,应该像他泽希哥一样在镜头前忍住眼泪,做个大男人。
      


      没想到三期过去,他们还是没能摆脱分离的命运。


      本该更加成熟稳重的夏之光对着宣布被雪藏的陈泽希还是没能忍住眼泪,毫不在意镜头和观众,靠在他哥的背上哭到哽咽。


      他不想像他哥一样情绪内敛像个大男人了,他只想他哥别离开他。


      陈泽希感觉到从背后抱着自己的夏之光的哭泣和颤抖,他想转过身去揉揉小孩的脑袋给他一个笑容让他别哭继续加油,他又怕自己转过去之后会忍不住哭出来,他不想在小孩面前掉眼泪。


     于是陈泽希深吸口气挤出来微笑站直了身体,替小孩挡住了前面的摄像机。他想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他挡在小孩身前了。


     他感觉到夏之光的眼泪渗透了他身上的条纹正装,被浸湿的一块衣服贴在背上,小孩脸颊的温度隔着两层衣料传过来,灼的他后背那一块生疼,穿过身体从后背疼到了心口里。


 
       煽情的告别之后陈泽希走上舞台最后面的升降台。升降台开始下降,他一点一点的沉入舞台之下。


      他的兄弟们向他伸出手,他的小孩向他伸出手。他也伸手回应,距离被下落的升降台越拉越远。


      握不住了。


      头顶的板子合上前的最后一眼他看到小孩脸上的眼泪。


      他的眼泪终于流下来。在和小孩的分别之后。
      

【九副】存梗记脑洞,不一定写

//脑洞来自老九门番外电影《虎骨梅花》,开头二十分钟就吃下了九副简直没救。一个关于粉衬衫的玩不腻的梗。所以又是冷cp的自给自足。以及片尾曲的歌词分分钟脑补出一部大戏。
    
   来源:
       剧里副官三套衣服,除了军装剩下两套便装都是粉衬衫【啊呀副官好好看呀】。联想到盗笔里花儿爷的粉衬衫脑洞就来了。以及明明是帮五爷送狗取狗两次来的却都是副官,还熟门熟路。【其实还想问副官一直在解家所以是哪里来的便装给他穿还刚刚好又是粉衬衫】//

   内容:
      192x年解家迁宅后。张副官受五爷所托带三寸钉去解家托养,正逢解家频发邪案。张副官便留在解府协助九爷细查。几日后查出真相,凶手举枪自尽,副官回了张府,穿着在解家时九爷置办的一套便服。
   
     一月后解家渐回宁静,天气转暖,五爷外出归来,副官去解家抱回三寸钉,穿的仍是那件粉色的衬衫。九爷换了白色西装金丝眼镜,弯腰抱起三寸钉交到副官怀里。
    
        接着就是九门剧情。直到战争爆发,张副官随张启山离开长沙去往前线。九爷虽不愿意离开长沙,还是将解家明面上的产业向北平转移。辗转很多年反复的战争和颠沛流离,直到建国之时,九爷在北京见到了张启山和二月红,只是张启山身侧再没有站着那个眼带傲气军装笔挺的年轻人。张启山把副官的遗物【?】给了九爷。
    
        九爷娶妻生子,过了大半辈子。年少的小孙子学戏回来换上了大爷爷给的粉色衬衫,跑去给爷爷看。
      九爷恍惚间看到了很多年前长沙的大雨夜,站在门廊另一侧笑着看他的那个人。
   

      算无遗策一辈子,可是起起灭灭,是缘是劫,算不得。

      最不由人,是好梦大半。

    【那时你我擦肩凉薄茫茫,来时路难辨
      后来你我擦肩,前程路不染】

//日哦我只是想记个脑洞然而管不住手写了这么多
  悄摸摸的再站一个副钉,副官抱狗我能看一百遍/
你猜我写不写正文
  

00

     有一天你突然得到他,你陪着他他也陪着你,相依为命一般,仿佛就要过完一辈子。然后在一个如往常一样普通的日子里,他的过去突然被唤醒,他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离你而去。
     像你从来不曾得到过他一样。寻或者不去寻,都不会再回来了。
     你和他,到底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相交而后分离,梦就做完了。
     平凡毕竟是一辈子的事。
  

何路归途